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了解详情 >

文 | 苏更生

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苏更生的夜晚十点

阅读原文


诺顿,你好呀。这几天下了雨,燥热稍事停歇。前阵子傍晚的时候,我拉着水管给地面浇水,感觉热气蒸腾,像是要把人热晕过来,还好风来了,雨也来了,不过炎热即将卷土重来,我懒懒的,躲在家中几日,全然不肯出门。有时候沮丧来得很突然,打破固有的生活节奏,让人动弹不得。

每当到了这种时候,我就开始整理旧物,打扫屋子,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分门别类,一项项记录清楚,有时候真是诧异,我怎么可能拥有15条牛仔裤和8条围巾。一万年后,考古的人发现我的记录清单,会不会认为我是个半兽人,几十条腿不说,头也有好几个,才能戴上如此多的围巾。

可是我觉得拥有很美好,根本不舍得断舍离。无论是过季的衣服,还是颜色诡异的鞋子,我都不舍得扔掉。诺顿先生,我有一双穿了十年的雪地靴,当时的南方冷得惊人,当时的恋人存了钱,送了这双鞋给我。这么多年了,每年冬天前都会送它到干洗店,鞋面的羊皮已经洗得泛白,可是穿进去,还是结结实实的暖和。

旧物和记忆一样,不能被轻易地丢弃。

只是我也不再轻易地把它们拿出来,它们和心脏一样,藏在黑暗中,却坚硬如磐石,无法抹去,无法消散。我喜欢回到黑暗里,和旧物与记忆一起,安静地呆一会。诺顿先生,已经一年过去了,最近旧疾重发,我的朋友都说我不必担心,我已经好起来一次了,再好起来一次也并非难事。

我觉得他们说得没错,但是我依然怀有疑问,到底是谁给我们的人生出了这么大的难题,而到处都是正确答案。诺顿先生,我们谈论过,答案不重要,一切会好也属必然,只是我仍然疑惑这一切是为了什么?人生在世,难道只是为了执行必然正确的答案?不不不,我不希望是这样,我想要更有趣一些。

诺顿先生,只有变得丰富,才能摆脱表面的相似。我为了追求这一切,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可是我没有后悔。虽然有种种不如意,但是我依然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。在某种层面上井然有序,又在更深的地方杂乱无章,未来既有希望,也有失望,此刻有欢笑,还有泪水。从起床到睡觉,日复一日,我喜欢这种安静又重复,但是饱满的生活。即使在最丧气的时候,也不会坠入绝望。

我心底很宁静,几乎密不透风,这是我花了很久才维持的平和。没有爱也没有恨,没有期待,也没有忧愁,静静地等待时间过去,将注意力放到别的事情上,去工作,去看书,去写作,用行动包围情绪,使自己不要下落。

有人说,“每个聪明人都知道人生是美好的,人生的目的是获得幸福。但是最后只有傻瓜们才会幸福。”诺顿先生,这句话说得真好呢,它是说人生的目的是获得幸福,而不是获得快乐。这说明即便是最纯粹的痛苦,如果能够变成智慧,那么痛苦也会成为幸福的一部分,并不是只有快乐才会让人幸福。可是这种幸福,这种智力活动的结果,最终却只能被傻瓜们获得,这有点讽刺,但也确实就是这个道理。

我决定离痛苦和快乐都远一点,尽力让自己呆在平静之中,如果我不能将它们变为幸福,那我就离它们远点。诺顿先生,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。有时候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眺望,建筑林立,房屋延绵,马路纵横交错,车辆往来不绝,我站在玻璃窗后看着这一切。我的生活也是如此,仿佛活得并不真切,和世界永远隔着一层玻璃窗。偶尔夜幕降临,灯火亮起,每间房屋里都住着些人,我总是很好奇,他们是怎么生活的呢?会不会和我一样,也和世界并不熟悉。

诺顿先生,和从前不同的是,我在这种决然的宁静里并不感到丝毫的恐慌和害怕,仿佛有了某种信心。我们说过,这世界没什么好怕的,我深以为然。如果世界必须让我回答正确答案,那我也愿意点头。那些曾经让我恐惧的事情,现在真实的还在眼前,我毫不惊慌,简直想上前打个招呼——你好,我不再害怕孤独了,我不再害怕变老,我甚至不再害怕孤独终老。

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站在玻璃后和世界相处,理解毫无用处,沟通浪费时间。无论何时何地,我们只能一个人。如果曾经有某种幻觉让我相信生活不是这样,那么此刻我会庆幸,我知道了真相。

诺顿先生,真相如此冷酷,却没有让我心生寒意,反倒很释然。我拥有的一切是那么的多,多到我需要好多张纸条才会列完。诺顿先生,我不能更贪心,就像我已经拥有了花朵,就不要再奢望神祇。如果命运真的已经如此安排,那我就收拾好小包袱,等待命运的分配。

苏更生

评论

如有图片请自行上传至图床